第六十九章 收个女徒弟(求票票)_开局十连抽后成了万界强者
笔趣阁 > 开局十连抽后成了万界强者 > 第六十九章 收个女徒弟(求票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收个女徒弟(求票票)

  唐宁并不认为这是有人在跟他表白,相反他觉得自己的麻烦来了。

  周妙彤见唐宁没有回复,心一横直接去拖拽唐宁往床榻那边一动,本是柔弱之躯拽着一名男子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

  要多亏地板很光滑减少了很多摩擦力,唐宁不能动但不代表他会受制于人,只是想看看这个女子要对他做什么。

  心里还有些小忐忑,男孩子出门在外真的要好好的保护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多少有些期待,呸,是担心。

  唐宁就看着对方施为也不打扰,接下来的情况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周妙彤是怕唐宁躺在这边被薛姑姑进来时看到,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能动,所以怕节外生枝只好将其藏在她的床榻的后面。

  这样即便有人进来了也不会被发现。

  唐宁换了一个地方躺着,待遇提高了一些至少地板上做了些铺垫。

  周妙彤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都是一厢情愿,不管怎样她都不想放弃,她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对方不答应也是理所当然,能够体会短时间的安全感也是心满意足。

  夜已深,周妙彤安然入睡,今天她没有被噩梦惊醒脸上难得露出迷人的微笑。

  此时的唐宁可是无法入眠的,对抗彭大的阵法威压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一多半。

  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是多亏了田园气海为他源源不断的提供真气,即便这样他也不轻松,始终在运行三界真元气在转化灵气。

  唐宁在想着该如何处理周妙彤的事情,更确切的说是在想着怎么获取本源能量。

  让他跟着沈炼去随着剧情一步一步的进行他是真没有那个兴趣,全程打打杀杀的何人是他的对手。

  本源能量可不会如此容易的获取,再说莎莎的提示中就有提及影响剧情的程度都是会有一个评定的,所以干涉程度越大得到的本源能量越多。

  再说“名场面”还是要见识一下的,不然岂不是白来一趟。

  唐宁开始回想剧情。

  整个剧情都是在围绕一个人生赢家信王朱由检开始的,这位朱由检就是后来的崇祯皇帝。

  根由是因为天启皇帝朱由校膝下无子,若是身亡大位将由信王接任,这就是故事展开的由头,信王想要做皇帝拦路虎有两只,一只就是天启皇帝,一只是阉党首领魏宗贤。

  于是信王便开始谋划弑兄阴谋,让手下的人去为天启皇帝造船并对船只做手脚,另外一边向魏宗贤委曲求全争取支持,在左右逢迎之下终得偿所愿。

  登上了皇位便要开始清君侧,铲除逆党巩固朝政。

  此间世界就是一处修罗场,要说这修罗场便是“阿修罗”与“帝释天”决死的战场,步入战场之内的人终无法摆脱,所以修罗场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死斗坑。

  入坑的人命运似乎早就注定,想要奋起反抗当竭尽全力,是否能够得到挣脱无法预测。

  沈炼,陆文昭,卢剑星,靳一川等人皆在此列,欲望和贪念始终是过不去的坎。

  唐宁回忆着剧情,发现要是干涉的话就需要做很多的事情,他可要做的就是在这样的低武世界利益最大化。

  更是因为这是低武世界想要做些事情会更为容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大干一场呢。

  他的计划依旧是不强力的去干涉剧情,他要做的是让更多的人入修罗场改变他们的命运。

  他觉得沈炼的做法似乎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那个兄弟可以随便死,女人必须活下去的信条就很不错。

  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才是万里挑一。

  他已经想要去见见那几个有趣的灵魂了,当然他也没有忘记眼前就有一个。

  暖春阁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就是晚上有些吵,唐宁一夜无眠可以用真气封闭五感倒是没有受到影响。

  当他坐起身来的时候正好见到周妙彤早就起来了,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他是很清楚的。

  周妙彤醒来后一直在关注唐宁这边的动静,当见到唐宁坐起身后她就有种不安的感觉。

  面对能够动弹的陌生人时周妙彤也是非常紧张的,对陌生的恐惧都是出自本能,无法避免。

  “唐公子,你醒了。”

  唐宁看出对方很紧张,毕竟两人虽然知道对方的名字但说实在的彼此依旧非常陌生。

  昨天说的事情似乎都是在冲动之间,做不得数,两人都心照不宣。

  唐宁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虽然身上一点灰尘都没有但还是装模作样的抖了抖,随之找到凳子坐下决定继续昨天的话题。

  “你认为我能够保护你吗?”

  周妙彤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真的有了回应,此时的她有些胆怯但眼神中透露出了坚韧,抿着嘴点头。

  唐宁看女子的样子哪里还有昨天那种豁出去的信心,能够有这样的被信任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唐宁摇了摇头。

  “能够保护你的是你自己,想要改变命运吗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唐宁准备开展他的计划了,现在就看眼前的女子如何选择。

  周妙彤认真的思考着,让她自己保护自己这样的话实在是太不真实,她一介女流还是戴罪之身如何保护自己。

  可是见唐宁的目光又不似作假,此时她才想知道对方是何身份又能给她怎样的机会。

  天大地大真的能够离开暖春阁吗,离开后呢真的能够摆脱自己的命运吗。

  周妙彤想了很多但似乎又没有想很多,这些不过是这些年一直存在心中的事情罢了。

  “我想改变命运,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

  此时的周妙彤眼神坚毅,她能够舍弃一切就为了得到一次机会,不管唐宁是何种身份,何种地位,她就是愿意去相信。

  “好。”

  唐宁此时展现了一些气势,为了不伤到周妙彤特意的控制着气势的威压。

  即便这样也看出对方被他的气势影响,始终在坚持,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

  “从今天开始,请叫我唐师傅!”

  周妙彤听如此称呼便知道是要传道受业,毫不犹豫的直接以大礼跪拜。

  “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