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会找茬(求票票)_开局十连抽后成了万界强者
笔趣阁 > 开局十连抽后成了万界强者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会找茬(求票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会找茬(求票票)

  第151章天下会找茬(求票票)

  一年的时间两湖村已经逐渐形成了村寨,烤鱼作坊也开始增多,毕竟这种简单的工序只要了解过就能够学会。

  不过村子里的人还是很团结的,一直都是大家一起做事情并没有为了自己利益破坏集体利益。

  唐宁只是提出了营销方案为他赚取了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于狱现在可是大忙人,管理者两湖村寨的大大小小的烤鱼作坊的事情。

  楚楚一年的时间几乎是托管在唐宁这边,反正都是邻居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师傅,今天的课业做什么?”

  唐宁查看一下师徒日常任务,学习背诵诗文三百首,限期一年,奖励乾坤挪移五行大宝盒。

  “背诵诗文三百首。”

  唐宁直接拿出师徒任务给出的三百首诗文,日常任务竟然还发布一年的教学任务,心说师徒任务太能拖延了吧。

  这一年的使徒日常唐宁教授楚楚学习可是得到了很多好东西,其中价值最好的是一颗百年冰魄。

  百年冰魄,能够让人容颜不老,尸身不腐,活人死人都能够使用,简单来说就是有着驻颜丹的作用,并没有其它的作用。

  诸天商店回收价格是五千灵石,唐宁没有选择回收,价值不大但是有驻颜的作用用来换取更多的资源不香吗。

  在楚楚的教学任务中刷了很多东西,比如丹药,衣服,兵器,奇奇怪怪的一些东西大小有个三五十件。

  楚楚现在的饮食都非常的标准,每天一碗鱼汤配一个烤鱼片,一年的时间让楚楚大有变化,直接从乡野丫头变成了富家千金。

  通过学习教育楚楚的是真的改变很大,如今的楚楚性格虽然还是那么的活泼外向但已经不再是冒冒失失的像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于此同时唐宁也从于狱那里得到了一本修炼功法,被莎莎鉴定为不入流功法,但还是能够修炼出内力的。

  作为修炼启蒙虽然低级了一些,但是经过唐宁的推敲还是看出了一些这个世界修炼体系的。

  他的功法虽然不多,适合女子的也不多,炼体术(霸道炼体决),小李飞刀,三界真元气这些都太适合女子修炼。

  唯有他推演出来的四式刀法女子可以习练,再说他的女弟子们不都是修炼的这个嘛,所以楚楚也没有例外。

  在让楚楚学习背诵诗文三百首的同时每天也要练习拔刀术,基础训练都是从每天百次起步的。

  从小就习武以后成就还能更高一些。

  巧合的是在师徒任务中还真的刷出来了白炼战刀,只是以楚楚现在的年纪和力气人都没有刀高,也没有一把刀重。

  楚楚听到课业是背诵诗文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虽然她很认真可看到字她就犯迷糊,当他一想起挂在学堂内的藤条教鞭她就又有了学习的动力。

  他的阿爹现在成了烤鱼作坊的总管事,自家已经是有钱人,绫罗绸缎锦衣玉食的自己也成了千金大小姐,可是为什么她的生活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为什么每天还是要跟在师傅身边学习,学堂为什么没有别的小朋友跟她一起学习呢。

  小小年纪的楚楚实在想不出来答案。

  两湖村寨逐渐富裕起来,形成的规模吸引着来往商旅,生意往来频繁,引来的不仅仅是商人,还有天下会的爪牙。

  天下会当今武林人数最多的帮派,主要的经营业务就是江湖称霸,帮主雄霸凭借三分归元气是当今武林最强喜好挑战江湖各大高手,雄心壮志他要做永远的江湖大佬。

  天下会帮众众多,主要打手有天池十二煞,各个武功非凡,控制着地盘上的税收,税收标准就是横征暴敛。

  只要不服,直接灭门。

  两湖渔村是天下会很少会派人过来,实在是太穷了,虽然提升了赋税可是都没有人家城里一成的税收多,向来不受重视可蚊子再小也是肉。

  当得知两湖渔村富有之后税收与实际经济发展不符,于是天下会派出大量众来解决这个事情。

  此时的两湖岸边不远处有几十条木筏排开,在村寨中巡视的于狱在半山腰上直接看到湖上有大量木筏。

  木筏上还有天下会的旗帜,于狱就知道情况不好了,他们的烤鱼片作坊一直都是做批发的,天下会的收取的税收对来往的商人摆平,可是眼下来人这样的气势显然不是善茬。

  很快于狱就带着村民们从村寨中来到了湖边。

  “于大侠,是天下会的人他们这次过来肯定是为了咱们的烤鱼片生意,前不久听一些商人说他们被天下会的人强行征收了重税,不给就会招来杀身之祸,看来他们是盯上咱们渔村了。”

  于狱的责任重大,渔村的人都是普通的百姓能够对抗敌人的就只有他,向来好打抱不平仗义相助的他又涌起了心中热血。

  头可断血可流,大侠风范不能丢。

  “乡亲们放心,有我在就不会让天下会欺负到渔村来。”

  于狱直接跑到岸边决定问清楚天下会来人的用意。

  “渔村的税收一直都按时交的,你们摆出这样的阵仗是什么意思。”

  “天下会做事,你们两湖渔村偷税漏税,今天就是来找你们算账的,识相的马上筹集纹银二十万两,以后每年都要缴纳这个数目的税费。”

  于狱很无语,纹银二十万两,把渔村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还每年都要这个数目,就算打死所有人也不可能实现的。

  狮子大开口也没有这样叫价的,这是来收税的吗,这分明是来找茬的。

  于狱都不得不佩服说话之人的魄力。

  要不怎么说是帮派形式,都不调查一下行情,渔村一年的时间毛利润才两万纹银,要是扣除生产成本,劳动力成本等还未必剩下几千两。

  没看一年的时间渔村才建设起单一的木栏围城宅子么,纹银二十万两几十年后的积蓄加起来可能会有。

  一开口就透支几十年的积累,让百姓们还活不活了。

  于狱都快被气笑了,真的很想对天下会的人说,能够赚那么多钱,你行你来啊。

  “二十万纹银,没有。”

  天下会帮众一听不乐意了,不交钱就是反抗天下会,按照惯例直接抄家伙。

  “靠岸,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