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3869 有功必须赏

3869 有功必须赏

  李响离开不到五分钟,张星宇便推门走了进来。

  见我像个哈士奇似的坐在原地直吐舌头,他贼兮兮的坏笑:“我看李响走的急急忙忙,有进展?”

  “进展有没有不晓得,但这把咱们绝对是真把他给得罪了。”我抹擦一把额头上的细汗,鼓着腮帮子吹口气:“想想也是够特么疯狂的,咱几个臭泥腿子竟然敢勒索一市龙头,我自己都觉得后怕。”

  “怕鸡毛怕,自古光脚不怕穿鞋的,跟李响比,咱就算万贯家私傍身也照样是个穷草鞋,跟咱们飙魄力,他从心里就不占优势。”张星宇揉搓两下鼻头,夹着裤裆走到沙发旁边,弯腰从坐垫缝隙里摸出来一支闪着小绿光的“录音笔”。

  接着他摆弄几下,录音笔里传来李响的声音:“得了,我直说吧,我为郭老三而来,你需要什么才能松口..”

  见到这副情景,我顿时间豁嘴乐出声:“可以啊胖总,能把偷偷摸摸玩到炉火纯青,咱家你是第一人。”

  “滚犊子,别把机智形容的那么猥琐。”张星宇斜楞我一眼:“刚刚你俩的对话全都被录上了,再加上咱们公司进出口、走廊里的监控录像,足以证明李响跟郭老三有勾结,狗日的要是识趣也就罢了,敢装篮子,保管让丫身败名裂。”

  “笃笃笃..”

  正说话的功夫,房间门被人叩响。

  接着杨晖推门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瘸一拐,左手裹着一层厚厚纱布的陈晓。

  张星宇条件反射的将录音笔放到身后,眨巴眼睛微笑。

  “朗哥、宇哥!”进屋以后,杨晖满脸堆笑的缩了缩脖颈,完事殷勤的掏出烟盒,身后的陈晓忙不迭掏出打火机。

  “啥事儿大弟?”我吸了口烟,审视的在杨晖脸上来回打量。

  这小子跟杨晨虽说是亲哥俩,但是性格截然不同,杨晨稳重且干练,而他则狡黠手狠,身上既带着老一辈儿社会人特有的义气,又具备当下混子翻脸堪比翻书的凶残,自回归以来,他和魏伟搭档,也给家里解决不少麻烦。

  “到是没什么大事儿。”杨晖抓了抓后脑勺,干咳两声后,指了指身后的陈晓:“我想替我兄弟争取一笔奖金,这次杭城之行,他虽然没干什么大事儿,但好歹也替公司受了不小的伤,所以嘛..嘿嘿。”

  “我不要紧的二哥。”剃着个秃瓢头的陈晓赶忙木讷的出声。

  “啥特么不要紧的,你当你去洗浴中心消费呢。”杨晖撇撇嘴打断:“朗哥一直都在强调,,有错必须罚,嘴闭上,蹲一边等着去。”

  陈晓蠕动两下嘴皮,老老实实的低头走到一边。

  我瞟了一眼陈晓,微微点头。

  杭城之行,尽管我们损失惨重,但不可否认的是陈晓确实没少替公司出力,尤其是在客运北站跟方便对上时候,这小子骁勇异常,端把“仿六四”冲在最前头替我和张星宇挡下不少攻击,我记得他的左手和大腿分别被小富嘣过一枪。

  又瞧了一眼忠厚本分的陈晓,我咳嗽两声道:“小晖说得对,有功就要赏,说吧陈晓,你想要公司奖励你点什么。”

  “我..我啥也不需要。”陈晓用健全的右手抓了抓后脑勺,涨红着脸很是不好意思的回应:“真的朗哥,我觉得我什么..什么也不缺。”

  “尽特么说屁话。”杨晖瞪了他一眼,抢在前头道:“过完年你眼瞅二十五了,小雪跟你搞对象都搞六七年,咋地!就打算一直让人家陪着你租房子住啊,前两天咱们上福田区办事,你不说特喜欢水榭公寓的房子嘛。”

  “啊?”陈晓一怔,张大嘴巴:“二哥,我当时开玩笑呢,那儿的房子一平米就好几万,光是物业费一年就得..”

  “受那么重的伤,买套房不过分。”我吸了口烟,慢悠悠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待会你让小晖陪着你去选套自己喜欢的户型,完事公司走账。”

  “朗哥,我..”陈晓目瞪口呆的结巴起来。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谢谢boss。”杨晖拿胳膊肘捅咕陈晓两下。

  陈晓慢半拍似的鞠躬作揖:“谢谢老板。”

  “去吧去吧,注意养伤,别一天天东跑西颠,到时候再感染个屁的。”我笑着摆手驱赶。

  该说不说,我对陈晓的印象确实挺好,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心智一般,但勇猛异常,擅长打硬仗,而且用起来也比较趁手。

  没多一会儿,杨晖带着陈晓欢天喜地的离开,我和张星宇对视一眼同时乐了。

  “你看杨晖像不像你?该干的事儿一样不少,可该吃得亏门都没有。”张星宇摆弄着录音笔,歪着脖颈道:“关键人家比你又豁得出去,什么话都好意思往外撂,让上面和下面人谁都说不出二话。”

  “魏伟在这方面还是要差他一大截。”我认同的点点脑袋。

  “歪,什么事迪哥..”

  说话的空当,张星宇兜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立即接起。

  “这录音笔待会锁你保险箱吧,完事我再找人把李响今天进出咱们公司的视频全都剪辑出来。”几分钟后,张星宇将录音笔丢给我,低声道:“我得抓紧去趟羊城,迪哥说他和车勇找到一些关于敖辉的蛛丝马迹。”

  “用我跟着你一块不?”我瞬间来了精神。

  “拉倒吧,果敢老街的风云大哥和彭耀宗不是明天就到鹏城了嘛,你还是充当地主搞招待吧。”张星宇摆摆手道:“敖辉的事情很重要,可咱们尽快建立起合法、印钞的行当更重要,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全跟着你吃饭呢。”

  “妥,那让魏伟陪着你一道吧。”我点点脑袋应允。

  片刻后,张星宇疾步离开办公室,我端着录音笔又重新打开,仔仔细细听了一遍刚刚和李响的对话录音。

  “笃笃笃..”

  房间门这时候,再次被人叩响。

  “进来。”我把录音笔放到一边,昂头招呼一声。

  不想居然还是陈晓,他缩着脖颈,表情极其不自然的讪笑两声:“朗哥,刚刚二哥说那些话,您别当真,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公司其他人都还没在鹏城买房呢,就连您和皇上哥、疯子哥他们都没买,我要是先这么干,容易让人笑话。”

  “诶,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我笑着打断:“我们不买有我们的原因,这事儿就按小晖说的办,你心里也别有啥抹不开的。”

  “咳咳..”陈晓喉结鼓动两下,臊红着脸道:“哥,我能不能换下奖励,房子实在太贵重了,我怕兄弟们背后戳我脊梁骨,要不您给我三十万吧,正好我爸前段时间打电话,说是老家想翻盖。”

  见我没回应,陈晓又赶紧改口:“实在不行,二十万也可以,反正老家的房子值不了几个钱。”

  “房子该买的买,老家翻盖也是大事儿,这样吧,我个人先预支给你,回头再从你收入里扣除。”我想了想后回应:“出来混一回,咱不说光宗耀祖吧,起码得让爹妈衣食无忧。”

  “哎呀,太谢谢朗哥了。”陈晓楞了一下,情绪激动的弓腰鞠躬。

  瞅他满脸的亢奋,我摇了摇脑袋,抓起录音笔起身朝墙角的保险柜方向走去,而后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密码在卡背后,我忘了卡里到底是三十万还是五十万,你自己待会查查去,多退少补昂,别特么黑你哥,你哥我攒点私房钱也不容易。”

  “不能,绝对不能!”陈晓拍着胸脯保证:“哪怕是多出一块钱,我也肯定老老实实给您送回来。”

  打发走他以后,我疲惫的点上一支烟。

  买房盖房,似乎一直都是当下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消费方式,也可能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在炎夏人的心目中,唯有买房、娶媳妇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成家立业,我想这可能也是现在人活的累挺的主要原因,穷其一生都在为一栋没什么温度,却又必须具备的“大盒子”奔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