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262章 重回府城,人间烟火气息

第262章 重回府城,人间烟火气息

  府城。

  当晋安他们在龙王庙救治完伤员,回到府城时,已是下午的未时左右了。

  虽说他们这趟下阴邑江才一个晚上时间,当再次踏入府城,看着眼前的繁华热闹,有摊贩的叫卖声,有街市的喧嚣声,有孩童嬉笑打闹追逐声…看着眼前阳间烟火气息浓重的城池,依旧有种恍如隔世,已经过去很久很久的错觉。

  晋安他们四人边走边说,并未马上回到五脏道观,而是先去了他们经常去吃的那家羊杂面摊铺垫垫肚子。

  这家羊杂面摊铺,是摆在一条小胡同里的,此时正值八月艳阳高照,而且小旱魃出世带来的酷暑干旱余威还未完全消散,所以这个小胡同遮阴的羊杂面摊铺,生意反倒比平时还更红红火火。

  多亏了晋安他们来得早,现在还不到夕食吃晚饭的时间,小胡同里摆开的十几张四方桌,食客们坐了三分之二,还有几张空桌。

  “晋安道长、陈道长、削剑兄弟,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羊杂面摊铺是一对勤恳老实的中年夫妇,老板正在蒸汽滚烫的炉子前下面,给客人们下面条,过来打招呼的是手脚勤快的老板娘。

  晋安他们是这里的老熟客了,经常偷偷背着傻羊来这里偷吃羊杂面,老板娘过来打招呼时,还特地放下四碗酸梅汤。

  只是老板娘在放下酸梅汤时,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晋安,晋安的五脏道袍在古墓里撕烂后,他身上现在穿的衣服,是在龙王庙借来的平常百姓衣服。

  老道士一见到酸梅汤,立马两眼一亮,八九月来一碗酸梅汤降暑解渴,那才是惬意人生啊。

  “几位道长不要客气,这酸梅汤是免费赠送的。来我们家吃面,每人都会赠送一碗酸梅汤,今年天气反常,最近又是旱情又是格外炎热,不少人都晒中暑了,几位先喝完酸梅汤降暑解渴,开开胃。”

  老板娘看出了老道士眼里的馋意,和善说道。

  “老板,老板娘?你们这么懂做生意?这辈子想不发财都难。”既然老道士都开了金口玉言了,看来这对勤勤恳恳夫妇注定是要发财了。

  这么炎热的天气?一碗免费赠送的酸梅汤虽然增加了不少成本?却能招揽来更多生意和回头客。

  酸梅汤既开胃,增加食欲?还能降暑解渴,食客吃得高兴?自然就会带来财源滚滚?这就叫细节决定生意。

  老道士的话可把老板和老板娘高兴坏了,民间很信仰道士、和尚,不管老道士的话是真是假,起码是说到了这对夫妇的心坎里?都高兴得很。

  “老板?今天剩余的羊杂还多不多?给我们来五碗羊杂面,这次多放羊杂,少放面条,我会付双倍的钱,我徒儿要多吃一碗羊杂面。”

  晋安兑现了在墓里答应过削剑的话?出墓后立马带削剑吃羊杂面,还特地多点一碗。

  “晋安道长巧了?最近天气反常炎热,不少地方出现旱情?别说人被热得中暑了,连羊都死了不少?最近羊肚羊肝羊心羊肺羊肾…很足?我这还有半条小羊排。”

  一听到老板居然还藏着羊排?晋安、老道士眼睛一亮,就连木讷的削剑都不由自主看一眼老板。

  晋安直接说那半条小羊排他们包了。

  他们这次在墓里差点丢了命,这次能平安上岸,自然要及时行乐才是。

  当说到天气异常,老板娘面有愁容的叹息一声:“哎,也不知道这龙王怒火带来的大旱,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最后受苦受累的还是我们这些普通小老百姓,府城周边的米价,面价,蔬菜,各种柴米油盐价格,最近都涨价了不少,不少外地商人都乘机坐地起价。”

  晋安闻言说道:“放心吧,这旱情很快就会结束了。”

  阴邑江下的龙王已经被他杀了。

  自然就不需要再借助小旱魃来使阴邑江断流了。

  所以晋安才敢自信的说,府城周围的旱情很快就会过去。

  虽说小旱魃丢失,现在还下落不明……

  但除非那伙古董商人脑子不小心被驴踢了一脚,暴露行踪,引来朝廷围剿,否则他们只会把小旱魃隐藏得更深,深怕暴露行踪。

  老板娘只是世俗普通人,自然不知道晋安他们昨晚在古墓里的经历,以为晋安只是说句客套安慰话,在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她便转身去帮自家丈夫下面了。

  ……

  ……

  吸溜,咕咚咕咚咕咚——

  “嗝…爽快!”

  “这么热的天气,就应该来一碗酸梅汤解渴!”

  四人动作整齐划一的仰头喝光碗里酸梅汤,又动作整齐划一的放下碗,齐齐打了一个嗝,吐出体内的浊气,顿时感觉好不神清气爽,仿佛这趟下墓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这边四人的整齐划一动作,把周围其他食客都逗笑了,大伙都是善意的笑,并非是讥笑,他们朝晋安这桌抱抱拳,笑意说几位道长、先生活得洒脱,自在,不拘泥于世俗目光,好生叫人羡慕。

  晋安他们也一一抱拳向大家回礼,宛如一幅阳间人道昌盛,峥峥向荣,和平,平静,沾满了普通人烟火味的画卷。

  而在等羊杂面与羊排上来前,风水先生继续接着讲之前的话题。

  断天绝地四象局被破,阳间枷锁就此被打破,枯竭的灵气正在快速重现阳间。

  十多年前康定国境内的断天绝地四象局被破,康定国龙脉受到惊动,翻了个地龙,导致洞天福地震裂出缺口。

  洞天福地是道教圣地。

  一位道教前辈有心愿未了,于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洞天福地宝地当墓地,专心修炼屍解仙,用来躲避因逆天改命修炼屍解仙,而容易引来的各种天灾人祸来毁尸的劫数。

  屍解仙肉身流落到外界,记载有洞天福地路径图的罗庚玉盘也跟着一块流落外界,这就是这次阳间枷锁打开,道教圣地洞天福地重现阳间的辛秘与由来。

  这些辛秘事,晋安其实已经了解,但从风水先生口中再次了解到时,他还是面色凝重。

  风水先生继续往下讲道:“想必晋安公子也知道,武州府地处西南,这里多山泽湖河与雨水丰沛,每到雨季就会阴邑江两岸山洪泛滥成灾。”

  “夫人说过,这次阳间枷锁打开,现世在武州府的第一个洞天福地,就是跟‘雨泽’有关。”

  “那是一个天柱山倾倒,苍天被打破出个窟窿,天上的雨下了几千年不枯竭,永不见天日的雨泽世界……”

  “这次腾国神器分水珠被人盯上,估计他们就是想要要借腾国神器分水珠,与洞天福地里的雨泽世界对抗。”

  “如果五脏道观这次也想进洞天福地,想在大争之世里逆流而上,争取一份仙缘,就此崛起,晋安公子和五脏道观就要提前做些准备了,准备该怎么与那个连下几千年而不枯竭的雨泽世界对抗。想必水神娘娘最后送给晋安道长的三枚罗庚玉盘碎片,就是想送五脏道观的三人进入道教圣地的洞天福地,报答晋安公子替她和她父亲平定了龙王的恩情。”

  “可惜了那件腾国神器分水珠,原本夫人命我取分水珠,就是想要转手赠给晋安公子,好助晋安公子一臂之力,在这次的洞天福地里如鱼得水,斩获更多仙缘…不幸中的万幸是,晋安公子福源丰厚,这次不仅平定龙王还安全回归,虽然弄丢了分水珠,但晋安公子能安全回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

  “!”

  老道士顿时听乐了。

  他朝晋安挤眉弄眼,然后又意有所指的瞄一眼晋安一直贴胸口戴着的同心金锁。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差直接把羡慕二字写在脸上了。

  又是送同心锁。

  又是送腾国神器分水珠。

  这大漂亮弟妹对小兄弟可真他娘的好啊。

  老道我啥时候也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唤醒人生的春天,也来个老妹给他送送礼……

  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晋安哪能不知道老道士眼里的那点意思,他瞪了眼老道士,此时的他还在消化风水先生带来的洞天福地情报,暂时没空搭理老道士。

  雨泽世界吗?

  晋安皱起眉头,喃喃自语一声。

  他翻掌拿出身上的三枚罗庚玉盘碎片,正是水神娘娘最后送给他的大礼。

  可不就是刚好够他、老道士、削剑三人吗。

  “义先生能不能再详细讲讲这洞天福地里的情况?”晋安皱眉看向坐在对面的风水先生。

  结果风水先生摇摇头,说他知道的情况也不多,他所知道的仅有情况,还是从夫人那听来的。

  “如果晋安公子想知道更具体情况,晋安公子为何不直接拜访夫人?”风水先生含笑看着晋安。

  觉得晋安公子越看越顺眼。

  年少有为。

  心性秉正。

  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五脏道观这份家业。

  以后的成就不可估量啊。

  “不过,我家夫人转修阳身正在关键时刻,恐怕短时间内不便见晋安公子。”风水先生才刚说完晋安为何不直接拜访夫人,又马上目露惋惜说道,仿佛带着种揶揄。

  晋安听了风水先生的话,呃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啥自己内心居然有点小紧张的轻舒了一口气:“那就改日吧。”

  最后,风水先生提醒晋安一句,西南这边的雨季,是集中在七月跟八月如果,这洞天福地要出世,只会在雨季出世,不是七月就是八月。

  既然七月没出现,说明会在八月出世,现在马上就要进入九月结束雨季了,没剩下多少天了。假如五脏道观真要进道教圣地的洞天福地寻找仙缘,洞天福地出世应该就在这几日,让晋安他们早作准备,不然一头莽撞的扎进那片雨泽世界,恐怕会身陷险地。

  当说完这些,风水先生不经意的收走桌上几只龟甲,那几只龟甲刚好以某种玄妙的奇门遁甲方位摆放。

  当风水先生收起龟甲后,老板那边的羊杂面刚好煮好,两口子端着羊杂面走来。

  “晋安道长、陈道长、削剑兄弟、还有这位贵客,你们请慢用。这四碗酸梅汤,是我们两口子请四位贵客的,不收钱。”

  两口子在又留下四碗酸梅汤后,继续去忙着炭烤羊排去了,炭烤羊排没那么容易熟透。

  此时的摊主两口子和附近几桌食客,都在继续忙着各自的事,脸上表情没有出现异常,仿佛刚才风水先生与晋安他们的对话,外界都没有听到。

  ……

  这一顿把晋安他们吃得满嘴流油,浑身舒坦,老道士吃撑了,一边剔牙一边打饱嗝。

  肚子吃撑得坐在长条凳上,动都动不了,吃得满嘴油的老道士,脸上带着很容易就得到的满足,按照老道士的原话说,这才叫人生和活着。

  不过,这顿的开销同样也不少。

  足足吃了数十文铜钱。

  晋安阻止了风水先生请客,说感谢义先生这次相助,这顿就算是我请义先生的感谢饭。

  而就在晋安抢着付账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有两名江湖剑客,不顾刀剑无眼,当街拼杀,吓得路人尖叫连连,好几人被踩踏伤。若非有捕头带着衙役及时赶到,那两名江湖杀气太重的剑客逃走,当街斗殴,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晋安见衙役来得及时,不需要他出手,他也就没再关注那两名江湖剑客的去向,转身走回小胡同想继续付账。

  结果他还没走出几步,就感觉到两只鞋底都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顿时乐了。

  那是两只钱袋。

  零零碎碎的碎银与铜钱加一起,总共有五两银子之多。

  今天这顿饭钱,落宝金钱这个大富婆替他请了,晋安心里一顿美滋滋。

  此前在墓里,因为人多眼杂,晋安一直没敢动用落宝金钱的能力,怕太引人注目。所以今天的二次使用机会,他都还留着。

  他手里的落宝金钱敕封过二次,每天都有二次落宝机会。

  如果他不主动动用落宝金钱,落宝金钱就会被动落宝缺德之人,这叫啥,这就叫劫富济贫,嫉恶如仇,从不对穷人下手,性格随晋安,三观很正!

  这两只钱袋自然就是那两名江湖杀气重的剑客了。

  至于他们掉在大街上得钱袋,为啥会“千里迢迢”跑到路边小胡同里?难道就只许他们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而“一不小心”掉钱,还不许他们因为动作幅度大“一不小心”把钱袋踢进小胡同里了?

  吃完羊杂面和羊排,风水先生不久后便告辞离开了,他还得要把这次在墓里发生的事向夫人禀报,及早给晋安公子报平安。

  顺便再提一句晋安公子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夫人的身子,夫人听了肯定很高兴,而夫人心情愉悦,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轻松,说不定他这次弄丢分水珠,没给晋安公子抢到分水珠的事,夫人心情不错就不会责罚他了……

  ……

  至于晋安、老道士、削剑的动向?在与风水先生道别后,他们并未马上回五脏道观。

  主要是他们现在满身羊骚味。

  不敢回道观啊。

  刚捡了五两银子的晋安,心里琢磨了下,于是一身羊骚味的三人,去了趟勾栏瓦肆听了会莺莺燕燕小曲儿,直到快到宵禁前,才带着勾栏瓦肆里那些歌姬们的胭脂香粉味,依依不舍返回五脏道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