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222章 水神娘娘下阴邑江

第222章 水神娘娘下阴邑江

  噗哧!

  血溅十步外。

  晋安一刀把最后一个人肉俑,从中间把人竖劈成两半。

  晋安眸光凛冽。

  在他脚边,倒着数百块尸体不全的尸块,鲜血淋淋一地。

  它们全都是手脚分离,躯干被削为两半,身体被虎煞刀砍得支离破碎,没有一具是完整尸体。

  吃人峡谷里充斥着浓郁血腥气味。

  呼——

  呼——

  晋安就如一尊杀神,站在洒满了厚厚一层血污的悬棺葬峡谷里。

  滴答,滴答…刀尖不停滴落下一滴滴鲜血。

  若是不明真相的人看到眼前尸山血海一幕,肯定要误以为晋安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可要仔细去看那一地的残破不全尸体,就能发现,这些被砍成几断的尸体,身体里全都没有脏腑器官,全被白花花人肉填满。

  然而。

  下一幕,更加惊悚一幕出现了。

  这次或许是因为死的人肉俑太多,这些人肉俑不再消失,而是原地死而复活,这些人身体带着还没完全愈合的血线,又复活过来了。

  看到这一幕,晋安皱眉。

  连砍碎了尸体都没有用吗?这这么快就又复活过来了!

  “好痛!”

  “我身子好痛!”

  “晋安道长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晋安道长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

  这些带着还没完全恢复的脖子血线、手脚血线、身体一劈两半血线的人肉俑,在黑暗中,目露狰狞的疯拥向晋安。

  与此同时。

  悬棺葬峡谷的幽暗漆黑处,还有更多脚步声朝这边奔涌而来。

  这次数量足有数百人之多,翻了好几倍。

  晋安面色一沉,这吃人峡谷里,到底吃了多少人!怎么跟无穷无尽一样!如果他这次再杀了这些人,下次会不会就是冲出数千人了?

  下下次会不会就是上万人的尸潮直接淹没了他们!

  “这些人怎么杀都杀不净,反而越杀越多,小兄弟,我看我们不如从两边悬棺上找出路。既然地上寻找出路不行,试试看能不能从悬棺上直接跑出去。”

  老道士焦急喊道。

  晋安也明白,再这样下去,哪怕他不惧这些人肉俑,但他迟早要被累死在这个古怪的悬棺葬峡谷里。

  “削剑,你带神婆上去。”

  “我来带你三师弟上去。”

  晋安朝削剑喊道,不再恋战。

  老道士:“?”

  还不等老道士发声反抗,晋安手里提着老道士肩头,脚掌在崖壁的嶙峋岩石上几个借力轻蹬,最后手里抓着悬棺葬原木支架一个后空翻,人带着老道士轻松翻越上离地有两丈高的悬棺上。

  而另一边,削剑也带着乡下神婆,轻松翻越上悬棺。他跟晋安一样,手脚轻灵如猿,一套动作下来如江湖高手,行云流水,脸不红?气不喘。

  这些悬棺存在的年代已经十分久远。

  至少都已经存在了几百年历史?早都腐烂成烂木头,晋安刚要迈步走一步?结果?脚下棺材盖似承受不住两人同时站在上面的重量,棺材盖砰的散架?一脚踩空卡在棺材里。

  当晋安抬起脚时,鞋面带起骷髅的上半身?脚卡在死人胸骨缝里。

  “大家小心?这些棺材已经腐烂严重,尽量不要两人同时站在一口棺材上,也尽量不要有剧烈动作。”

  晋安提醒大家说道。

  此时,晋安手举火把照向脚下地面?发现那些人肉俑没有跟过来。

  “晋恩公?那些人好像不能抬头看天,所以无法发现到在悬棺上的我们……”乡下神婆小心站在一口悬棺上说道。

  她尽可能的贴墙而站。

  借此减少自己与脚下棺材的接触面积。

  万一脚下悬棺真发生坍塌,她也能攀在崖壁上防止掉下去。

  “老道我咋觉得,这些人并不是无法抬头看天,而是他们被‘天’压着?或是害怕头顶上方的‘天’,所以不敢抬头直视‘天上’的鬼神?”

  “这墓主人不会无缘无故设置这些悬棺葬?故意露出这么一个大破绽让我们逃出生天,老道我咋看咋像是墓主人刻意引我们上悬棺?悬棺上肯定有什么比地上血肉泥土和人肉俑还更可怕的东西再等着我们……”

  乌漆嘛黑的环境里,火把的火光?把老道士一张脸照得阴晴不定?一会阴森森?一会又红通通诡异。

  晋安:“……”

  乡下神婆:“……”

  削剑一直在望天,望着头顶高高堆叠进无穷黑暗里的悬棺。

  晋安无语看着第十三个生效属乌鸦嘴的老道士,关键这乌鸦嘴还灵验了一路:“老道,闭上你的乌鸦嘴。”

  “还有,把火把离脸远点,别一直照着你的脸跟我们说话,看着怪瘆人的。”

  老道士如受怨气小媳妇的低声嘟囔了一句,在被晋安瞪了一眼后,老道士这才闭上嘴。

  然后晋安开始跟大家商量起接下来的出路:“虽然我们暂时处于安全,但老道的话不无道理,大家都知道,老道的乌鸦嘴就跟开过光的法器一样灵验……”

  晋安说到这时,不忘看了眼老道。

  老道士脸黑。

  他表示不服。

  这不是骂他嘴巴臭吗。

  老道士原本想要不服气的出声反抗,面对晋安瞄来的目光,又郁闷的闭上嘴巴。

  晋安继续说道:“所以接下来的路,我们从悬棺上离开时,尽量小心,保持安静行动,不要发出声响,避免真惊动到躲藏在暗中的什么东西。”

  晋安在又交代了几句后,问大家还有没有啥要补充的,老道士摇摇头,乡下神婆皱眉沉思了会也是摇摇头。

  晋安看向一直在抬头望天的削剑,问削剑是否有了什么发现?

  削剑摇头,木然说他只是担心头顶悬棺会不会有尸油滴到身上。

  晋安、老道士、乡下神婆:“!”

  随后,四人开始继续上路,但这次的他们,是通过悬棺完峡谷外走去。

  因为这些悬棺年代太久,四人一路走得都很小心翼翼,不敢赶路太快。

  再加上老道士和乡下神婆体力不支,在这些悬空的悬棺上跳跃赶路,身手矫健自然也不如江湖高手的晋安和削剑,所以一行人的赶路速度并不快。

  好在脚下的那些人肉俑,一直没有抬头望天,并没有跟过来。

  幽暗中。

  四人还在赶路。

  忽然,走在最前头的削剑,停下脚步,他笔直挺立在悬棺上,转身凝眸望向身后来的方向。

  削剑这一停,大伙也都跟着一停。

  走在最后,气定神闲在一口口棺材间跳跃,还能轻松环顾四周,警惕四周,负责断后与策应的晋安,看到削剑突然停下步伐,不解问削剑:“削剑怎么了?”

  “师父,身后有动静,好像又有人进入这座峡谷里了。”削剑还在望着身后方向,木讷回答道。

  晋安闻言,望向身后来的方向。

  但什么也没发现。

  通过老道士和乡下神婆的疑惑目光,晋安明白,两人同样跟他一样,没有发现到异常。

  可晋安选择信任削剑的判断。

  削剑这位盗爷的来历,本就神秘,而且这一路下千尸洞,也的确证明了削剑这位盗爷的本领不凡。

  “难道是其他人也开始陆续上岸了?”

  “会是在我们后面下来的都尉将军他们吗?”

  老道士猜想说道。

  哪知,削剑却摇头否决道:“不对,不是男人声音,好像是女人……”

  女人?

  “神婆,如果我没记错,这次府尹大人召集来下阴邑江的人里,妇人,只有神婆你一人吧?”晋安看向乡下神婆。

  乡下神婆那张饱经沧桑的面庞,望向他们身后来时方向,脸上表情郑重的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晋恩公所说,这趟下阴邑江,就只有老婆子我一名妇人。”

  晋安皱眉沉思。

  就在这么说话的功夫,身后来人,快速接近,此时不用削剑提醒,晋安也已经听到动静了。

  那是一个女子的哀怨,凄苦声音。

  这女子哀怨声音,在这个幽暗,压抑,寂静无声的空旷峡谷里,凄凉,幽幽,充斥怨恨与悚然,声线尖锐得传出遥远,让人耳膜隐隐有些作疼。

  “我的孩儿,我的孩儿……”

  “谁有看到我的孩儿……”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你有看到我的孩儿吗?”

  随着女子的哀怨,凄凉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一路骨断,血肉分离的撕碎声……

  这一刻,晋安目露吃惊。

  “是小旱魃她娘,那个贾家的水神娘娘,跟着一起下阴邑江了!”晋安让大家都小心,他则继续凝眉盯着身后的黑暗方向。

  老道士听后面色一变。

  苦着脸说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是前有吃人峡谷的事还没搞明白,现在又来个小旱魃他娘下阴邑江,这都叫什么事,完了,咱们这次真要被包囫囵饺子了。

  只有乡下神婆目光惊疑,小旱魃?水神娘娘?府尹大人不是说,这小旱魃是被村民发现,小旱魃的娘不是已经被村民们烧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来个水神娘娘?小旱魃的娘?

  但乡下神婆她不是蠢笨之人,她只是略一思索,便想明白了许多,晋安他们远比外界知道的内幕,要多得多,府尹大人手里的小旱魃恐怕是还另有来头……

  “嘘,禁声,她已经来了!”

  晋安话音甫落,就见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穿如雪的纱裙,衣服古旧,全身水渍,湿哒哒得不停往下滴着水珠,从远处赤脚走来。

  她一双赤脚洁白如雪。

  她每一步落地。

  不沾一滴泥垢。

  却又在脚下上留下大量水渍。

  而在如雪的纱裙身后,一头女人长发如恶鬼獠牙般,在半空中张牙舞爪飘散开,那些披散开的乌黑长发,洞穿了上百人的口器,上百人被吊在半空,散开在半空中,有邪恶气息在空气中蔓延,场景恐怖骇人。

  那些被长发洞穿嘴巴吊在半空中的上百人里,有几人手里还举着火把,在漆黑峡谷里飘动。

  晋安在被吊半空的上百人里看到了不少熟悉身影。

  有西山庵堂的三名和尚,有明月道观的两名道士…还看到不少其它熟人,全是之前那些人肉俑。

  水神娘娘下阴邑江了!

  当第一眼看到水神娘娘真面目时,晋安一怔。

  因为他已经一眼认出对方。

  原来早在一开始,他就已经见过贾芷蝶!他早在一开始就已经见过水神娘娘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水神娘娘真面目,原来当初他第一次来府城时见到的那名水中怪谲女子,就是水神娘娘!

  水神娘娘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被弑叔侄子宗仁带上岸的怪谲女子!

  晋安目光一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