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213章 血腥与蛇蟒、镇墓兽

第213章 血腥与蛇蟒、镇墓兽

  千窟洞又叫千尸洞。

  对于千尸洞。

  晋安并不陌生。

  这是他二下千尸洞了。

  上回是元神出窍下千尸洞,四周环境对晋安的影响还并不大。

  但这次是肉身下千尸洞。

  肉眼所见处都是黢黑。

  手里火把只能勉强照亮木筏周围一圈水面,水面昏暗,倒映着昏暗火光,两边洞壁和头顶上方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就像是这千尸洞里存在着某种磁场。

  使光线照明有限。

  千尸洞里幽暗,深邃,刚进入没多久,就碰到各种岔道弯曲的复杂地形,当回头再看向身后来的方向时,早就看不到洞口的光亮了。

  哗哗哗——

  寂静的洞窟水道里,只剩下波光粼粼的声音。

  洞中水汽潮湿非常。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黑暗中容易产生错觉,老爱神经兮兮幻想各种画面来吓唬自己,总觉得这潮湿空气里还带着某种怪味。

  也说不出是什么怪味。

  像是两边黑暗洞壁长满绿苔藓的潮湿味。

  又像是什么东西的腐烂味。

  从火把照明不到的黑暗洞壁与头顶散出。

  啪!

  火把照明不到的两边洞壁偶尔传出一声异响,像是水浪拍击岩壁的脆响,又像是黑暗中藏着什么诡异生物,当看到有人进入千尸洞后,跃身跳入冰凉的水中,悄悄潜游在四周。

  “小兄弟这奇了怪了,我们刚进洞口,就马上找不到渡河人那伙了……”

  “按理来说,那么多人挤在一条船上,就算洞里照明不佳,但总归有说话的人声吧,现在别说说话声了,连个喘气的声音都没有,怪了……”

  老道士手举火把,努力伸长胳膊,试图去照明洞壁两边的黑暗里有什么,自然是什么都没看到了。

  反而一个水浪打过来,老道士险些落水,幸好削剑眼疾手快。

  老道士吓得蹲坐在木筏上,一时间还有些腿软,这回他老老实实坐好,不敢再站在木筏边缘处了。

  “老道,你身子骨弱,还是老老实实站到中间吧。”

  “让削剑站前头为我们探路。”

  老道士自然对晋安的话没啥意见。

  他们一人一根火把,互换位置后,这次由削剑站在木筏最前头了,三人呈一字型?后、中、前的一条线站开。

  “削剑?你有看到那伙渡河人和风水先生吗?”

  晋安一边撑着竹篙,掌舵方向?一边问削剑。

  根据晋安用竹篙丈量的距离?这黑咕隆咚的洞窟,大概有一丈半左右?距离头顶大概是两人高。

  水深有三四个人,竹篙撑不到底。

  人通过水面看向水底?只有漆黑一片?水黑得有点瘆人,还真有点担心突然浮起来一具泡得发白发烂的死人尸体。

  此时,洞窟前方出现三个岔道,晋安根据记忆进入最左边一条岔道。

  结果刚进入岔道?又出现另两条岔道。

  没过多久?这回出现了五条岔道。

  这就是千尸洞的厉害迷魂阵了。

  比矿洞的岔道还复杂。

  成百上千个洞窟环环相扣。

  就是座水下迷宫。

  削剑摇头,表示没看到。

  老道士经过刚才险些落水,现在还有些腿软的坐在木筏中间,手举火把的回头看身后负责撑篙掌舵的晋安:“小兄弟,你确定上次你和白龙寺住持元神出窍探查千尸洞时?进的就是这条山洞?”

  “老道我还以为小兄弟你是因为怀疑渡河人和风水先生,怀疑他们都是古董商人一伙的?所以才跟进来的。”

  晋安看着洞窟两边的黑暗,沉思说道:“肉身下阴邑江?和元神下阴邑江还是有些区别的,这千尸洞里的黑暗环境?透着些诡异氛围?连我也看不清太远?不知道有没有走错道……”

  漆黑洞窟里。

  水声涛涛。

  木筏随波逐流,摇摇晃晃。

  这时候,已经稳住心神的老道士,继续坐在木筏上,然后拿出他的阴阳罗盘开始定位。

  结果罗盘一阵乱转,自从进入千尸洞后就失去了作用。

  分不清东南西北。

  “不行,这山里肯定是有磁石在影响罗盘。”老道士有些泄气的收起罗盘。

  洞窟里寂静,空旷。

  火把照明不到的地方老觉得阴气森森的。

  即便老道士已经刻意压低声音,可他每次说话,都能在沉寂洞窟里产生回音,仿佛在火把照明不到的黑暗里有好几个人在同时说话一样。

  气氛更显压抑了。

  老道士连呼吸都不敢喘太大声。

  就怕头顶突然跳下来一具扒皮血尸或水下有尸抱船倾覆木筏啥的。

  “娘啊!人在黑暗里,就爱老胡思乱想!”老道士在心里嘀咕一句,脸上表情更加紧张了。

  人在倒霉的时候,真的越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小兄弟你看这水的颜色怎么不对?”

  “这是血!”

  老道士慌张喊道。

  娘啊,这里是千尸洞。

  千尸洞里出现鲜血。

  怕不就是先进洞的那些驱魔人的吧。

  “师父,水里有东西漂来了……”

  站在最前头的削剑,首先发现到水里有异常,结果三人看到江里漂来好多的蛇蟒尸体。

  那些蛇蟒尸体各个都有人臂粗,蛇鳞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剧毒无比。

  “娘啊,这千尸洞里哪来的这么多蛇蟒,也不知道在这千尸洞里吃了多少死人肉,才能长出这么大个头来。”

  老道士吃惊低呼道。

  “小兄弟,你和白龙寺住持第一次来的时候,有见过这么多蛇吗?”

  晋安眉头皱起。

  “我们当时是元神出窍,直接从水底下进的千尸洞,估计并没有惊醒这些毒蛇,所以我第一次下千尸洞时一路上都很平静,并没有碰到什么异常。”

  “我猜测这些蛇蟒,应该是常年都繁衍生息在阴暗不见天日的千尸洞里的,断流的时候游到洞窟深处,水位涨回来后又重新游出来。”

  老道士听了晋安的话,不无担忧的说道:“第一次阴邑江断流的时候,有人在千尸洞里看到死人浮尸。”

  “可我们还没见到浮尸,还没进洞多深呢,就先碰到这么多蛇蟒,蛇喜阴,那这千尸洞深处里的阴气该有多么重?”

  随着晋安撑篙。

  木筏还在黑暗中继续前进。

  一路上碰到的蛇蟒越来越多,都是吃死人肉长大的剧毒蛇蟒,这些蛇蟒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翻着白肚皮,大概估算了下,没有千,也有几百了。

  数量多得让人头皮发麻。

  血腥味在封闭的洞窟里久久不散。

  “这么多鲜血,老道我就担心会不会把千尸洞深处的什么大家伙给引出来?蛇血属阴,是阴煞之物最喜欢的东西。”这才是老道士真正担忧的。

  “也不知是哪位驱魔人杀心这么重,这是把上下老小都屠满门,连个刚出生的小蛇都不放过吧。”

  “看来老道我今天白天时候的乌鸦嘴要成真了,这趟真他娘要出大幺蛾子了!”

  老道士的担心,也正是晋安所担心的。

  “这人非蠢即傻,他杀了这么多蛇蟒,血腥味到时候真引来什么大东西,连他也跑不了。”一路闻着血腥味,晋安眉头越皱越紧。

  他不断打量着周围黑暗环境。

  提高警惕。

  不过,唯一还算好消息的是,他们这趟走水路,探索洞窟速度可比两腿走路快上多了。

  “小兄弟咋了,怎么突然停住了?”

  当再次来到一处岔道口时,老道士感觉身下木筏忽然停住不动,疑惑转头看向撑篙的晋安。

  结果看到晋安正看着眼前几个岔道口,皱眉沉思。

  晋安并没有马上回答老道士的话,而是问向削剑:“削剑,你觉得我们这次该走哪条岔道?”

  削剑想了想:“师父,你先停在最左边那条岔口。”

  当晋安撑篙到岔道口,削剑让晋安停住,然后削剑蹲下身子,然后伸手捧起一口水,喝了一口水。

  老道士:“……”

  晋安:“……”

  千尸洞!千尸洞!

  这洞里有大量的死人尸体,这可是泡着尸体的尸水啊!

  两人看着削剑,惊得头皮蹿起电流,削剑这位盗爷的本事,他们这回是真心服了!

  接下来,削剑让晋安依次在每个岔道口停一下,依次捧起水,喝一口。

  最后,削剑手指往左数第三条岔道口:“师父,走这里。”

  老道士给削剑竖了个大拇指。

  果然不愧是盗爷。

  牛皮。

  晋安很相信削剑这位盗爷,立马撑篙进入这条岔道口。

  “削剑,你为啥这么肯定就是走这条路?”

  削剑有些迷茫:“徒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这条岔路的水是活得,有生气。”

  “好徒儿没事,记忆可以慢慢恢复。”晋安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只要有路就行。

  接下来,晋安和老道士全程都信任削剑带路,走过一条又一条岔道,说来也是奇怪了。

  这一路上连一个人都没碰到。

  洞窟里始终死寂,空旷一片,就只有他们这一条木筏,也不知道是其他人迷路了,找不到正确路,还是进度比他们更快。

  蓦然。

  幽暗、压抑的山洞里,一声噗通,像是什么落水声,打断了晋安沉思。

  “什么声音?”

  “好像是从头顶传来的?”

  老道士立马绷紧神经,手举火把朝头顶紧张寻找。

  寻声前进了丈有余,结果洞顶出现一个青面獠牙的东西,老道士吓得头皮炸起。

  娘嘞!

  好在老道士胆子大,没失声惊叫出来,见那东西趴在头顶一动不动,他拿火把仔细一照,那青面獠牙东西并不是啥邪尸,死人,而是一个镇墓兽雕像。

  镇墓兽?

  果然这阴邑江有一座大墓吗!

  老道士吃惊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