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173章 落宝金钱与三次敕封六丁六甲符

第173章 落宝金钱与三次敕封六丁六甲符

  玉游子的遗物。

  除了道碟、符书、来头神秘的碎玉等物外。

  还有整整一百零一枚的五帝铜钱。

  这些五帝铜钱。

  并不属于八卦布袋里的东西。

  而是晋安从无头村拾来的玉游子遗落物。

  只是当阵法破去,这些五帝铜钱都已经废了,似是因为消耗过大,灵性全无,最终都变成了普通铜钱。

  唯独一枚五帝铜钱除外。

  残留着些许微弱灵性。

  此时回到道观,终于有了一人独处的僻静机会,晋安打算尝试敕封这枚五帝铜钱。

  没啥意思。

  就是单纯想为五脏道观保留份火种。

  唔,听说五帝铜钱还有挡煞、防小人、避邪、旺财的奇效。

  望气术——

  阴德!

  壹万捌仟柒佰陆拾壹。

  如今的他,地主家余粮又阔绰起来了。

  这多出的二千多阴德,其中二千是来自沈秋沈少林这对姐弟俩的。

  随着晋安化解两姐弟心中怨气,化解母子误会,当把两姐弟人皮从人皮旗鼓上解脱下来后,晋安又获得两千阴德。

  至于另一百多阴德,是这十来天里削剑孝敬晋安这个师父的。

  尊师重道我削剑。

  安贫乐道我晋安。

  麤麤麤。

  “敕封!”

  阴德一千。

  当大道潮汐退去,晋安:“?”

  眼前的五帝铜钱好像没啥太大变化。

  接下来,晋安一直在研究五帝铜钱,可还是没研究出五帝铜钱有演化出啥功能来,莫非是驱邪方面带来大变化?

  只有面对妖魔邪祟时才能显化出驱邪奇效?

  在未具体知晓这五帝铜钱有啥效果前,晋安暂时止住了继续敕封的念头。

  放下五帝铜钱,晋安接下来又拿出一张黄符,这是张一次敕封过的六丁六甲符。

  晋安先是用同心金锁内的灵性,给黄符灌满灵性,然后:“敕封!”

  消耗阴德二千。

  “敕封!”

  第三次敕封,消耗阴德三千。

  晋安又默默给自己施展一个望气术,前后总共消耗掉六千阴德,现在还剩一万二千七百六十一。

  此时,晋安身上一共有三张敕封黄符,分别是一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三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三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

  看着手里已经大变模样的三次敕封六丁六甲符,晋安略有些按捺不住寂寞的搓搓手。

  当初一次敕封的六丁六甲符时,让他在阳间如有神助,能短暂跨入一流高手的实力,越阶斩敌朴智和尚。当神魂出窍后,更是屡建奇功。

  现在敕封三次,不知会强到什么程度?

  晋安现在恨不得马上阴邑江断流,然后身怀两张三次敕封黄符的他,冲入千尸窟里大杀四方,拳打龙王,脚踢千尸,给五脏道观挣来不世功勋与名望。

  阴德不阴德的那都是其次。

  我晋安道人岂是那种俗气的人?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斩妖除魔。

  匡扶人间道正义。

  才是我辈初心。

  人间有正道,各自写沧桑。

  晋安心里美滋滋,爱不释手摩挲着手里的六丁六甲符,从黄符上有一股龙精虎猛的精气,顺着指肚与符咒间的不停摩挲,丝丝缕缕传入晋安体内。

  那是阳神神道之力。

  符道上的阳神气息?正在润物无声般?不断温养,滋润晋安的肉身?筋肉皮骨膜。

  全身毛孔如吃了人参果?无不舒坦,四肢百骸温温热热?阳神气息在奇经八脉里不断游走,令人心胸广阔?念头通达。

  居然有淬炼体质。

  洗筋伐髓之效。

  晋安面露讶色?略一沉吟,就想明白了其中原由。

  六丁六甲符本就是道教武神,功德神将,厉行风雷?制伏鬼神?身怀六丁六甲者,能驱恶驱耶。

  是道教武神。

  是道教里的阳神。

  走的是武功大道,武破虚空飞升。

  所以此符能帮他洗筋伐髓,淬炼体质,也就能说得通了。

  思及此?晋安又突发奇想,如果他常年携带六丁六甲符在身?身怀六甲阳神,体质会不会慢慢被洗练成阳神体质?

  世俗界里的阳神吗?

  这么一想?晋安顿时乐了,这不就是玩游戏洗BB洗出满格神仙资质吗!

  此时不缺阴德的晋安?心思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如果常年携带六丁六甲符?潜移默化下,真能让他拥有阳神体质,六丁六甲符自然敕封越高越好,越早温养出阳神体质。

  哪怕短期内达不到阳神体质,光是每时每刻洗筋伐髓的用途,都是笔稳赚不赔投入。

  三次敕封是共六千阴德。

  第四次敕封应该是四千阴德。

  第五次敕封应该是五千阴德。

  以他现在还剩一万二千多的阴德,还能一共敕封两次,这么一算,晋安发现,他刚阔绰起来的身家,又不够用了。

  他很缺阴德。

  踌躇,犹豫了好一会,最终,晋安轻吐出一口气,他暂时打消了这个诱人念头。

  一张六丁六甲符,只能动用三次。

  属于快速消耗品。

  以他现在的身家,还是有些养不起这个无底洞的吞金兽啊。

  晋安发现。

  他非常非常非常缺阴德。

  不是一般的缺啊。

  就在晋安用指肚不停摩挲手里黄符,人烦恼的时候,屋子外头的空院,大晚上传来吭哧吭哧吭哧的剧烈运动声。

  那吭哧吭哧像极了男人的厚重喘息声。

  晋安这屋的窗户没关。

  他看到屋外的空院里,老道士大晚上睡不着,在屋外空院里来回跑圈,边跑圈还边脱衣服,精力充沛,一点都不知道累。

  面红耳赤,全身赤红。

  满头大汗。

  老道士跑圈了一会,又跑去井水旁给自己一头冷水,可全身该赤红的地方还是继续赤红,全身该大汗的地方还是继续大汗。

  空院里只听老道士的粗重喘息声和杂乱跑步声,久久不息。

  屋子里的晋安,无语看着正在窗外瞎折腾的老道士,早知今日,就别贪杯啊。

  这只是段插曲。

  晋安开始修炼精神武功,他眼热“赠术”好久了,说什么也要把神魂尽快提升上去,好尽快修炼上赠术。

  赠术需要神魂足够强,才能神行千里,这里的神是神魂的神。

  老用“探囊取物”道术偷桃子,偷苹果,偷水果吃忒俗气了。

  偶尔也要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嘛。

  ……

  ……

  一夜无话。

  次日。

  喔喔喔——

  道观里养的雄赳赳气昂昂雄鸡,才刚打鸣,被壮阳酒折腾了一整宿的老道士,天才刚蒙蒙亮,带着黑眼圈,精神抖擞的来敲晋安的房门。

  这鹿血酒药效挺持久的。

  折腾了老道士一夜都还未结束。

  “小兄弟,小兄弟,你醒了吗,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墓地,给沈氏母子三人找块风水好墓吗?”

  “一日之计在于晨,小兄弟醒醒。”

  老道士在门外咋咋呼呼喊道。

  吱呀。

  当晋安朝内打开门,看到了门外头因为一宿没睡而两眼血丝,眼窝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却依旧精神抖擞像二十岁小伙的老道士。

  晋安无语道:“老道,外头才刚蒙蒙亮,你这一日之计在于晨也未免太早了吧。”

  “鸡儿才刚打鸣呢。”

  可不是嘛。

  看远处天边,才刚泛青色,现在还是黎明时分。

  老道士的理由倒是简单:“小兄弟等我们洗漱完,再出城门进山找墓,时间就不早了。”

  我信了你个邪。

  明明就是老道你生龙活虎,自己睡不着,强拉别人给你当垫背。

  咕噜噜啊啊啊啊啊~呸,晋安、老道士、削剑,师徒三人手拿葫芦瓢,一字排开蹲在道馆门口晨嚼齿木,拿柳枝刷牙。

  如今五脏道观扩建后,门庭又高有大,并排三人也不会嫌拥挤了。

  今天的林叔,精神抖擞,棺材铺开门时间比往日都要早些,他两眼顶着黑眼圈与血丝的开门做生意,这一看也是一宿没睡。

  林叔刚打开店铺门,就看到才刚黎明时分,就已经早早蹲在道观门口拿柳树枝刷牙的晋安师徒三人,人一愣。

  “林叔早啊。”

  “林先生早,你也一宿没睡吗?”

  “林前辈早。”

  晋安、老道士、削剑口含柳树枝的含糊不清打招呼道,林叔与老道士同病相怜的唏嘘对视一眼,然后也开始拿柳树枝蹲在店铺门口边刷牙边唠嗑日常。

  忽然。

  有凌乱脚步声在这条街响起,晋安转头看去,看到是两名腰环大刀的江湖草莽大汉,正在跟踪一名落单了的书生。

  估计是动了抢劫的歹心。

  那书生已经发现到身后被人跟踪,他正慌不择路时,看到大清早就开门的五脏道观,尤其是看到五脏道观门口还蹲着三人,他慌忙跑来求助。

  “几位道长救小生,小生被几名歹人给盯上了。”

  书生哀求看向晋安三人。

  晋安和老道士啥都没说,配合默契的挪了下屁股,留出一个刚好够一个人过去的空隙。

  那书生连忙道谢,慌慌张张跑进五脏道观里避难。

  那两名江湖草莽,见书生躲进道观里,顿时面露凶相,他们刚想要威胁的瞪一眼蹲在门口的三人时,迎面撞上晋安看来的目光,两人都觉心头发寒,感觉自己做贼心虚,心术不正,一点都不敢对视晋安。

  他们有种站在一面铜镜前。

  浑身哪哪都不舒服的别扭感觉。

  心里一阵发虚。

  他们站在离道观还有十来步远的地方,再也不敢再寸进一步,最后落荒而逃了。

  “印堂犯黑,最近在走背字,鼻头覆盖一层黑气,这是将要有财气外泄的面相。”

  “老道我观他们这层黑气正在转浓向外扩散,逐渐侵占人中和印堂方向,导致嘴角下垂,天仓凹陷,这表明他们破财就在近期,要来次大出血了。”

  一手葫芦瓢一手柳树枝的老道士,看着用最硬气的大块头却走着最怂的路,落荒而逃的那两名江湖草莽,摇头晃脑说道。

  说完,已经刷完牙的老道士,已经屁颠屁颠进观看看那位书生施主去了。

  刚才他可是留意到,对方进了观里后,可是直奔大殿去的,这一看就是五脏道观又多了一名香火信徒。

  大清早就有人来上头柱香啊。

  老道士积极热情的去推广符水去了。

  随后,晋安和削剑,也都相继起身,拍拍屁股准备回观里。

  就在起身时,晋安眼尖,发现远处地上掉了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居然是两只钱袋。

  打开钱袋,一只钱袋里有三钱碎银,一只钱袋一钱碎银与五十七枚铜子。

  晋安乐了。

  果然一日之计在于晨。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看看。

  他大清早就捡钱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跟在晋安身后的木楞削剑,看着师父手里捡到的两只钱袋,依旧沉默寡言,一动不动站着。

  “削剑,你说这两只钱袋,该不会就是刚才那两名一看就是想谋财劫道的抢劫犯掉落的吧?”晋安乐开怀的收起钱袋。

  “师父,我们不上交官府吗?”

  ?

  晋安一本正经的教育削剑:“削剑,你觉得刚才那两人是好人吗?”

  削剑摇头。

  晋安语重心长的谆谆教导道:“所以啊,我们这叫除暴安良,替天行道。官府会体恤民间疾苦的。”

  当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晋安,带着削剑回到道观里时,看到那名避难躲进道观里的书生,把包括主殿在内的六丁六甲武神殿、五雷大帝殿,三座大殿里得神像,都一一上香一遍,晋安就觉得这名书生越看越顺眼。

  符兄,我给你们挣香火了。

  今后咱们道观的日子会越过越好,香火信徒只会越来越多。

  香火钱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信徒,就不缺香火。

  那名书生在道观里又逗留一会,在跟老道士买了一张辟邪黄符后,感恩涕零的离开了道观。

  送走了书生,当老道士得知晋安捡到几钱银子后,大眼珠子都羡慕得绿了。

  接下来,三人出门找了个路边包子铺,狠搓一顿灌汤包,然后留下削剑看守道观,晋安陪着老道士开始出城找风水阴宅。

  阴阳罗盘定天上星宿,天干地支。

  两脚丈量脚下山川,风水。

  由术业专攻的老道士出马点穴,这堪舆阴宅风水的事自然是马到成功,然后就是花钱找人修建墓地了。

  关键是这处风水阴宅离府城也不远,适合每逢清明扫墓,上山祭奠烧香母子三人。

  可到了第二天,晋安察觉到不对了。

  他敕封出的五帝铜钱,好像变成了不正经的落宝金钱?因为他吃个早餐,又拾金自昧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