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168章 金棺

第168章 金棺

  “新掌教,要不您来试下,看看棺材埋在地下的具体方位?”

  两人来到人皮旗鼓前。

  玉游子见晋安一直盯着人皮旗鼓看,含笑说道。

  晋安眸光一动。

  说实话他也很好奇。

  于是。

  他开始感知地下的邪魔阴祟气息。

  不过出师未捷,第一步晋安就栽个了小跟头,整个桃源村都已改变风水格局,现在是阴宅风水局,再家上有聚魂幡这么个活人桩,更是每时每刻都在聚阴,所以这地下的污秽之气可想而知。

  晋安每深入一层,就感觉秽土每坚实一分。

  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这让他想到了每次神魂出窍时,每升高一分,难度就大一分,因为入夜后浊气下沉,清气上升。

  但是脚下这块秽土,除了越深入越困难外,居然还有污染人神魂,引人神魂永坠黑暗的邪性。

  好在晋安身怀五雷斩邪符。

  三次敕封后的五雷斩邪符,本身就有稳固,淬炼人神魂之效。

  只要携带在身上,万法之首的雷霆气息就能时刻净化人精神念头,一路劈开黑暗,劈开各种阴气、煞气、晦气、怨气、恨气……

  对于常人而言,这些引人堕落的污染秽土,才是最致命的,可到了晋安面前,反倒成了无所畏惧。

  蓦然!

  晋安心头一动。

  几息后,晋安收回不断往地下秽土锁定的气机:“师叔,找到了,在地下六尺六寸深处,我感应到一股与众不同的邪祟气息在蛰伏。”

  晋安朝玉游子说道。

  玉游子惊讶看着晋安,然后露出宽慰笑容。

  “新掌教好本事。”

  “五脏道教在新掌教手中果然复兴有望啊。”

  “我们脚下的土地,又叫秽土。新掌教能面不改色,不受秽土半点影响,能在如此短时间里深入地下六尺六寸,新掌教的本事,连我们师兄弟几人都自愧不如啊。”

  “最关键是新掌教您还是如此年少有为,少年英雄,而且年纪轻轻就品行稳重?为人处世品德如君子?高风亮节,不同流俗?宰相肚里可撑船……”

  玉游子越说越欣慰?看晋安如慈父终于望子成龙的老父亲般眼神,嘴里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词?晋安在玉游子的夸夸其谈下非但没有飘飘然,反而尴尬打住自己这位师叔。

  他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有几斤几两认得很清?他能如此顺利找到埋在地下的棺材,大半是仰仗了符兄的英明神武。

  看着晋安虚心模样,玉游子脸上的欣慰神色反而更浓了。

  他果然没看错新掌教。

  虽然自己给五脏道教找的这位新掌教,总觉得哪些地方跟道教弟子不一样。

  但道教本就是逍遥问道?率真而为。

  没那么多世俗条条框框。

  “新掌教?您可知这口棺材为什么偏偏埋在六尺六寸这个位置吗?”玉游子讲回正事。

  晋安眸光诧异的哦了一声?

  “莫非是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吗?”

  “还望师叔赐教。”

  玉游子看着尊师重道的晋安,脸色欣慰色更浓了:“新掌教太过客气了。”

  “九是阳,六是阴。就如桃是辟邪佳品,九月落地的桃子辟邪效果最好,因为吸足阳气的桃子?会在九月落地。六尺六寸这是双重阴,这口棺材埋的位置很有讲究呐。”

  玉游子说着?开始施展道术“探囊取物”。

  咚咚咚——

  两人身前的男女人皮旗鼓,突然急促响起?声音如拨浪鼓,一声急促过一声。

  就好像是招魂幡正在催人命一样。

  两人不为所动。

  继续取棺。

  就在这时?四周无故刮起一股妖风。

  狂风卷着飞沙走石跑。

  在这些狂风中?似乎看到了一张张不同的人脸?他们中有男有女,朝晋安和玉游子两人气势汹汹的扑咬而来。

  “找死!”

  “滚!”

  晋安冷眸如电,如五雷大帝威慑一瞪,那些阴风顿时烟消云散,连晋安和玉游子的一根头发都没碰到。

  玉游子并未关注到外界的这些变化。

  因为他正全心全意在取棺。

  这是一个很混乱的场面。

  之前被晋安打退下去的桃源村村民,再次从一座座村房里冲出,这些无头尸体,踩着杂乱脚步声,他们张牙舞爪扑杀向晋安和玉游子。

  反倒是在阵内的老道士几人,安然无恙。

  因为老道士已经拿出他那瓶三十年份的尸油,给阵内几人的眉心和两肩,都各滴了三滴尸油。

  偏偏在这个时候,人头祭的那堆死人头,也开始蠢蠢欲动,但晋安发现,随着人皮旗鼓的拨浪鼓声音越来越急促,这些原本蠢蠢欲动的死人头又再次安静下来。

  看起来像是恐怖的人皮旗鼓一点都不恐怖,恰恰相反,这时在出手相助晋安。

  “好孩子,等这里事了,我送你们入土为安,给你们安排个又大又宽敞的阴宅,让你们不用再风吹日晒雨淋吃苦头。”

  晋安出手再次把满村无头尸,砸成残肢断臂的碎骨渣。

  蓦然。

  村里风起云涌。

  正在镇压尸潮的晋安,眼角朝玉游子方向一瞥,看到玉游子的身体在扑索索颤抖,两眼紧紧盯着脚下地面,似乎正很吃力的样子。

  在黑夜下。

  一口竖立金棺,金辉灿灿,正从地下一点,一点的慢慢浮现出来。

  这还是晋安第一次见到金棺。

  看到金棺浮现,不远外阵内的老道士、李护卫,也是神情惊讶。

  金棺,意寓所葬之人,那可是王侯贵族,意为身份尊贵显赫。

  但金棺也有另一层意思,自古无情帝王家,王侯后人难有善终,这王侯贵族死后更容易跑出来作怪,所以用金棺葬尸,也有镇压邪祟的意思在里面。

  黄金能辟邪,能用黄金打造的棺材,说明这里面封着的东西,不是大凶,就是大恶。

  不过,这金棺也分好几种,是纯金棺材?还是非纯金棺材?还是金箔贴纸的棺材?

  但不管是哪种,都足以说明这棺材里之物,都代表了极邪。

  晋安赶紧清理完尸潮,然后手捏五雷斩邪符的保护在玉游子身侧,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先给棺材里的东西一个天打雷劈再说。

  好在取棺的过程,最终有惊无险。

  两人顺利取出棺材。

  只是这口金棺与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居然是口袖珍棺材,别说用来葬成年人或小孩了,估计连葬个婴儿都有些困难吧?

  事越反常越有妖。

  在玉游子的提议下,晋安同意把眼前这口袖珍金棺,带进那张由五帝铜钱与红线布下的天罗地网大阵里再开棺,这叫以防万一。

  这时,老道士、李护卫、削剑,三人带着沈氏也凑了过来。

  “啧啧,能用金棺葬人好奢侈啊,如果把这口金棺卖了,肯定能值不少钱吧?”

  李护卫一开口就把老道士给逗乐了。

  老道士摇头晃脑的说道:“这种东西,就算真有人拿去卖也卖不出去。”

  “能用得起金棺的人都是世家,贵族,不是王侯之后,就是将门之后,买家都怕招惹麻烦上门,以为是哪个胆肥盗墓贼刨了王侯贵族的祖坟,这种东西又因为造型独特,一旦流传出去,很容易就能被人顺藤麻瓜找上门,所以根本就没人收。盗墓本身就是死罪,如果替盗墓贼销赃王侯陵墓里的陪葬品,那更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所以没人会轻易冒这种险。”

  “那就索性熔了,当一块狗头金卖。”李护卫盯着金棺,说道。

  老道士嘿嘿一笑:“关键是谁能吃得下这么大一块黄金?一般人吃不下,说不定报官说民间有人非法熔炼大量黄金,还能落个官府奖赏;而能吃得下的人,各个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黑吃黑,大鱼吃小鱼,一点都不稀奇。”

  “实在不行就如蚂蚁搬家,一点一点卖。”李护卫反驳。

  老道士:“那就更完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河里能称王称霸的大鱼无非就那么几条,可换作小鱼吃起虾米可毫无底线可言,没听过一句阎王易惹小鬼难缠吗?小心最后被吃个尸骨无存。”

  看着在拌嘴的两人,晋安这时候打断道:“行了,都别瞎猜了,这口金棺不是纯金的,只是一口贴了金箔纸的棺材。值不了几个钱。”

  黄金贵重。

  即便连王侯将相都未必用得起全家都用金棺下葬。

  所以给棺材贴金箔纸,在几人看来是件正常事。

  金棺此时还拿在晋安手里,或许是因为常年埋于地下,常年被地气侵袭的原因吧,金棺摸起来异常冰凉。

  又或许是因为阴气的关系?

  “小兄弟,这口棺材未免有些太小了吧,葬人或小孩都太勉强吧?”老道士惊奇连连说道。

  “或许里面葬的不是尸体,而是一颗人头呢?”这次说话的是李护卫。

  这金棺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大费周章用到金棺,瞎猜也没用,开棺一看便知了。

  晋安上下翻找了下,结果发现这口金棺是被封死的。

  镪!

  虎煞刀出鞘,寒光一闪,削铁如泥,直接将金棺一分为二。

  “开棺记得都憋气,免得这金棺里葬着什么了不得的邪尸阴祟,我们嘴里呼出的阳气被它吸去,导致诈尸跑出棺材。”

  临开棺前,老道士面有忧色的提醒一句。

  然后在火把的摇晃火光照耀下,晋安开始开棺,说来也是奇怪,即便憋着气可依旧能闻到一股奇香从金棺里溢散而出。

  还没等晋安过多思考,当看清金棺里葬着的是什么东西后,晋安人愣住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齐齐一愣。

  这金棺里封着的,是颗死而不腐的人头,那人头正是李护卫的。

  在李护卫断头的口中还咬着几张纸。

  那几张纸上写着人的生辰八字。

  咔嚓咔嚓咔嚓——

  这颗断头的嘴巴在嚼动着,它在金棺里不停咀嚼着那几张写有人生辰八字的纸条。

  呼——

  山里夜风刮过这座深山里的无头村,老道士手里的火把火焰,明灭不定的摇晃了几下,几次都差点被吹灭火焰。

  在明灭摇晃的火把照耀下,此时就站在晋安、老道士他们身边的李护卫脸上五官,阴晴变化不定着。

  此时的夜下这座无头村,幽黑,深邃,幽静得可怖。

  随便一点动静都能在这个活人禁地的荒废山村里,清冷传出很远。

  沙沙沙,周围幽暗高大的树影在山风中摇晃,张牙舞爪,如鬼招手在暗中窥觊误入这个活人禁地的几名活人。

  这一刻,没有一个人擅自出声。

  气氛紧张。

  咔嚓咔嚓——

  只剩下金棺里的断头还在不停咀嚼纸条,在这个空荡荡的死寂荒村,声音异常清脆,令人后脑勺头皮微微发麻。

  就在这种微妙紧张气氛中,一声阳刚威猛的大喝声,把众人从神智浑浑噩噩中一下惊醒过来。

  “什么邪魔孽障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不知死活!”

  那喝声,是来自晋安的。

  若非怀里有五雷斩邪符,晋安也差点着了这颗邪异人头的道,一张五雷斩邪符被晋安眼疾手快的及时贴在那颗断头额头上。

  顿时,众人眼前的幻境消失。

  他们的确打开了金棺,但金棺里的断头,并非是李护卫的头颅,而是一颗披头散发,颅骨异样宽阔,不像是康定国之人,倒更像是外族人的男性头颅?嘴里还在咔嚓咔嚓的咀嚼着纸条。

  头颅的天灵盖被凿破出个洞,洞内甚至能看到人的脑浆,此时有一朵异花从颅骨洞里生长出来。

  刚才闻到的奇香,正是从这朵长在异族断头上的异花传出的。

  这才是幻象的来源。

  就当晋安以为五雷斩邪符已把金棺里的断头给镇住,刚要放下防备时,忽然,啊!

  一声似要撕裂人耳膜的尖啸,从金棺里的断头传出。

  这颗断头竟如飞头蛮一样的冲飞而起。

  在它的尖啸下,人皮旗鼓下的那一堆人头祭,居然也齐齐冲天飞起,人皮旗鼓再也无法压制这些蠢蠢欲动的人头。

  顿时有上百颗断头,凶恶飞扑咬向晋安几人。

  其中冲在最前的,就是那颗脑门上还贴着张五雷斩邪符的异族断头,青面獠牙,二目赤红,居然连五雷斩邪符都镇压不住此邪颅。

  “五雷纯阳!天地正法!东方轰天震门雷帝、南方赤天火光震煞雷帝、西方大暗坤伏雷帝、北方倒天翻海雷帝、中央黄天崩烈雷帝!五雷斩邪符,开!诛邪!”

  晋安面色一变。

  此时来不及多想,直接念咒施展五雷斩邪符。

  咔嚓!

  轰隆!

  一声天打雷劈,振聋发聩,大伙只觉眼前炽芒一闪,两眼被瞬闪雷霆短暂致盲。

  唯有早有准备的晋安,避过雷霆致盲。

  与此同时,熟悉得大道感应再次传来,以及闻到了烧焦烤肉味。

  大道感应!

  大道感应!

  大道感应!

  ……

  晋安愣住了,这次的大道感应与众不同啊,数目之多,晋安短时间失神,然后大乐。待雷光退去,只看到掉落了一地死人头,每个人头的天灵盖都有一个破洞,钻出一条条虫豸,但那些虫豸此时都已经暴毙。

  降头术?晋安一怔。

  “黑巫术?”

  “蛊虫?”

  这次是玉游子和老道士喊出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