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165章 偷天换日,改头换面

第165章 偷天换日,改头换面

  那名老妇人撒开晋安的手。

  人疯疯癫癫走向篝火方向,嘴里痛苦自责的说着一些云里雾里的胡话。

  原本桃源村村民对老妇人的出现没有反应。

  没人伤害她。

  也没人搭理她。

  可老妇人走近篝火丈内后,桃源村村民们像是这才看到前者,居然开始对着老妇人一顿拳打脚踢的驱赶。

  “哪来的臭乞丐疯婆子,走走走,别来打扰桃源村的村宴。晦气,这里哪有你什么女儿,儿子的,休要再胡言乱语。”

  “咦,这个疯婆子乞丐好像是眼盲沈秋和聋子沈少林那对姐弟俩的娘?”

  “她不是嫌弃自己一对儿女是累赘,丢下儿女不要失踪了吗,听说是跟着哪个野男人跑了,怎么她又回来了……”

  疯疯癫癫老妇人在村民们的推搡,驱赶下,被远远推离篝火。

  村民都不让她靠近篝火。

  晋安皱眉旁观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些桃源村村民们都是受到那对男女人皮旗鼓影响,说是桃源村村民们在对老妇人打骂,驱赶,倒不如说是老妇人的那对儿女始终不肯原谅她,对她心生很深怨恨。

  母亲是孩子诞生下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母亲是孩子最信任的依靠。

  我之所有,我之所能,都归功于我的母亲。

  可当有一天,被血浓于水的最信任之人,亲手抛弃,亲手推入深渊时,这种摧毁一个人所有信念的打击,也同样把人心推向极致深渊。

  就只因为自己生下的一双儿女不是眼盲就是聋子而弃子吗?

  可这对姐弟自己都没放弃自己,天生眼盲的姐姐成了聋子弟弟的一双耳朵,天生聋子的弟弟成了眼盲姐姐的一双眼睛。

  他们血浓于水。

  却更胜似血浓于水。

  姐弟俩从小甘愿成为对方的影子,一直坚强活下来,姐姐虽然从未见过这个世界的光明,弟弟虽然从未清晰听过这个世界的声音,但心有阳光,看哪都是阳光。

  直到那一天……

  他们生活中的所有阳光,被自己视若生命的母亲亲手抛弃……

  他们这辈子的怨恨。

  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母亲。

  所以,姐弟俩借着村民们之手拳打脚踢驱赶苍发驼背老妇人,发泄着内心怨恨,不让老妇人靠近篝火一步吗?

  不管老妇人怎么苦苦哀求,摔倒在地上解释,村民们就是不让她靠近篝火一步,不让此时满身泥够肮脏的老妇人玷污了全村最光明的火种。

  左右两肩和眉心都各点一滴尸油,只有活人可见?死人看不见他的晋安?通过老妇人的哭诉和村民们的辱骂声里,他开始逐渐了解到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看着老妇人的身影被桃源村村民驱赶出村子?他心里有些堵得难受。

  “师叔?这就是你的意难平吗?”

  “当初你来桃源村除魔,打算铲平藏在桃源村里所有见不得人的人间肮脏龌龊事时?也碰到了沈秋和沈少林的母亲是吗?”

  “你也得知了桃源村的一切真相,看到了那对被自私自利的全村人拿去献祭做人皮旗鼓的无辜姐弟俩是吗?”

  晋安喃喃低语。

  只是他的低语声?却越来越冰冷。

  因为!

  他!

  意难平!

  得知了一切真相晋安?心头堵得难受。

  那是名之为满腔的怒火啊。

  师叔。

  我已经知道你为何会意难平。

  你为何放不下这么深的执念。

  你在同情那位被恶人欺骗,儿女被害后,终身活在悲痛自责中的母亲对吗?

  你在怜悯那对天生眼盲与聋子,本应心质朴如璞玉的姐弟对吗?

  你想化解那对母子的怨恨与误解?你想让姐弟俩原谅自己的母亲……

  你想为那对悲惨遭遇的母子打抱不平?你想为那对母子平冤……

  所以你即便死后,依旧放不下生前执念,一次次念念不忘的徘徊在桃源村外,阻止更多无辜者踏入桃源村这个人吃人的村子,你想拯救桃源村。

  “师叔。”

  “从今晚开始?这已经不再是你一个人的意难平。”

  “不再是你一个人的执念。”

  “今晚……”

  “就让我来拆穿这人吃人村子的真面目,把所有恶者送入无间地狱?给善者讨回应有的公道。”

  善恶终有报!

  晋安眸子越来越冷冽,他转身离开此地?回宋放平家,身着五色道袍大踏步离去的背影?此时此刻?挺拔如剑脊。

  那挺拔背影?犹如风雪里的坚守;

  犹如壁立千仞上的坚挺;

  犹如开刃剑脊,锋芒毕露,杀气腾腾。

  今晚这无头尸宴。

  他不会缺席。

  因为他要在无头尸宴上,亲手平定这满村的邪魔群舞。

  人间有公道。

  ……

  ……

  当晋安回到宋放平家时,之前赶来宋放平家的村民和顽童,已经到了好一会。

  老道士他们正在拖延那些村民。

  当看到从一群村民后走出来的晋安时,就快要兜不住晋安去向的老道士和李护卫,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趁着李护卫和玉游子在跟村民们打马虎眼,老道士偷偷溜回屋子里,然后抹去了晋安身上的三滴尸油。

  老道士一边替晋安抹去三滴尸油,一边嘀嘀咕咕埋怨晋安这一去怎么这么久,刚才差点就露馅,差点就被那些村民强闯进来搜人了。

  老道士还在嘀嘀咕咕埋怨,可他发现,晋安自从出去一趟回来后,人变得有些沉默寡言,于是关心问晋安怎么了,是不是在外头碰到了什么事?

  老道士让晋安有事说出来,别总一个人扛着,正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军师,这里还有他、李护卫跟玉游子。

  唔。

  削剑就算了。

  削剑能记得不用人喊就准时吃饭,不会自己把自己饿死,老道士就觉得已经是烧高香了。

  老道士吐槽削剑的话,顿时把晋安逗乐,他堵在心头的消沉也消散了不少,于是大致跟老道士讲了下刚才的所见所闻。

  桃源村的真相,其实跟桃源村村民们所讲的出入很大。

  当初的确是袁先生那伙古董商人亲手布局的桃源村,许诺桃源村村民们,他可以帮大家改头换面,换成贵人命。

  只不过,桃源村村民们在这一切中,并非是无辜受害者,恰恰相反,他们本身也是贪婪施暴者。

  这桃源村里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若非晋安这次借三滴尸油外出,恰好碰到了疯疯癫癫的老妇人沈氏,恐怕桃源村的黑暗真相,就要永久埋藏在历史中。

  原来,桃源村那些自私自利的村民,为了改命格,把自己改成贵人命,贪婪的欲望,让他们渴望走出大山,渴望走出大山后能够大富大贵,当官显贵,富甲一方,不再贫穷吃苦。于是,他们在外人的蛊惑下,残忍害死沈秋沈少林姐弟俩。

  杀人扒皮的真正真凶,并非是那伙作恶多端的古董商人,而是受到蛊惑挑唆,人吃人的桃源村村民们。

  他们又是改变全村风水格局,又是骗开沈氏说有办法治好沈秋和沈少林的天生顽疾,说全村第一个改命的机会主动让给命苦沈秋沈少林姐弟俩,等骗开沈氏后,这些村民们转头就用极刑献祭了苦命姐弟俩。

  虽说这些愚昧村民们都是受了他人蛊惑和挑唆,但这些自私自利,为一己之利而无视人命,吃人不吐骨头的桃源村村民里,没有一个是无辜者。

  而男女人皮旗鼓身上看到的那些邪恶经文,正是改头换面,剥夺他人命格,用来偷天换日的异端邪经。

  只不过。

  这些桃源村村民们,至始至终都被人给蒙在鼓里,他们有害人之心时,别人也在设计害他们。当人皮旗鼓制成的那一刻,姐弟俩的滔天怨气,直接把全村一百多口人都给献祭了。

  剥夺一百多口人的命格,只为成就一人的紫气贵人命。

  那些古董商人之所以不亲自动手。

  晋安猜想。

  或许正是因为他们也知道这种剥夺他人命格,强行偷天换日之法,有违天道人和,极容易遭来因果报应。

  所以蛊惑教唆外人替他们亲自动手。

  最后截胡。

  革掉别人的命,改他们的命。

  而这,就是桃源村一切始末。

  之所以选中僻静不为人知,深山老林里的桃源村,或许正是为了隐蔽,不被康定国朝廷发现他们的邪道之举。

  当听完晋安的全部解释后,一直都是烂好人,多愁善感的老道士,早已经痛恨得大骂造孽,造孽。

  既是在痛恨骂那伙到处搞事情的古董商人,又是阴阳先生被害,又是鬼胎害死那么多胎儿,也是在骂这次的拿人命偷天换日。

  而最近,那面男女人皮旗鼓冥器,再次被启动过一次,这次献祭的是岭前乡张家大宅子里的一百多口主仆。

  那伙古董商人这次不知道又为谁改命了。

  “估计他们一开始是想献祭何府大夫人与整个何家,只是大夫人命贵,吉人自有天相,所以他们偷天换日失败,最后才转向沾了何家余荫的张家一家。”

  “就是不知这次那伙古董商人们拿张氏一家人命去填,又是给谁改的贵人命?”晋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道,当知道这一切真相后,我心头堵得难受,我也终于能体会我师叔当时的心境…所以我今天!要亲自铲平了桃源村里的一切罪孽!”晋安深呼吸一口气,目光越发冷冽似冷电在勾动,他有满腔怒火想要发泄,这一刻的他,对那伙古董商人,真正动了杀意。

  老道士同样也是破口大骂那伙古董商人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献祭那么无辜人命仅仅只是为了给一两个人改贵人命,也不怕缺阴德事做多了被天打雷劈。

  等愤愤骂完后,老道士叹气道:“小兄弟,老道我倒是觉得你有一点说错了。”

  “哪点?”晋安讶色看向老道士。

  老道士刚要回答,这时,屋外传来宋放平朝他们这屋方向的喊声:“陈道长,晋安道长水土不服的症状可有轻些了,晋安道长睡醒了吗,需不需要我们进去看望下晋安道长?”

  听见屋外村民们已经等得不耐烦声音,老道士朝晋安打一个眼色,晋安心领神会的朝外回答道:“多谢宋大哥的关心,我身体已经好些了,等我穿好袍子与洗漱下,这就马上出来。”

  听见屋子里的晋安声音,屋外桃源村村民们的,这才消停了会,只剩下李护卫在外糊弄鬼的说话声,他唾沫星子飞溅的在跟那些村民们鬼扯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如何如何好,故意拖延时间。

  “小兄弟,看来我们这趟无头村一行,带上李施主的决定还真是太对了,这李施主还真是个奇怪妙人,不仅胆大心细,不怕满村的死人,关键时候一张嘴还挺能唬弄鬼的。这位一心只想撞邪灵一回的李施主,这次跟着小兄弟你可算得偿所愿,混得如鱼得水,说不定他还真适合当无头村的尸王。”老道士打趣说道。

  呃。

  对于李护卫适合当无头村尸王这事,晋安点头,深表赞同。

  老道士扯完李护卫的话后,又继续谈之前被宋放平打断的话:“或许小兄弟你还年轻,在人情世故方面的经历还少,老道我觉得母子间没有隔夜仇。老道我倒是觉得,那对可怜苦命人的姐弟俩,打骂,驱赶沈氏,倒不是在怨恨自己母亲当初抛下他们,恰恰相反,他们是在保护自己的母亲,要不然这满村的尸体,为什么没有撕碎沈氏,反而让她这么些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的进出桃源村?”

  “同样的,老道我觉得桃源村村民们打骂驱赶沈氏不要靠近篝火,也是在变相保护沈氏。”

  “因为,沈秋和沈少林姐弟俩都希望沈氏平平安安活着,不希望她步了全村人的后尘,成为桃源村的缚地灵,一辈子都逃脱不出去命运轮回,最后还变成人吃人的怪物。”

  “子女都渴望能从父母身上得到慈爱,有家可以依靠,有亲人可以想念,哪有子女会希望自己的父母是怪物?”

  老道士当说到这,这位烂好人的五十来岁道长,再次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只不过,那位沈氏内心的自责,让她一直活在过去得悲痛自责里,接受不了打击,无法走出丧儿丧女之痛,所以人疯了,一直疯疯癫癫。她把自己的自责,变成想要以命换命的渴求死亡,来寻求解脱,但这世上哪有子女会弑母弑父?”

  “虽然沈秋、沈少林姐弟俩被制成了惨无人道的人皮旗鼓,怨气滔滔,但他们生前最后一丝善念,始终没做出弑母的事来。或许这就是小兄弟你那位师叔一直念念不忘,意难平的缘故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ma.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ma.com